pc蛋蛋实力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工作职场 > 个人简历 > 个人简历范文 > >

[财经]导演彭小莲去世:个人简历作品回顾(3)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  人需要在记忆里寻找自己的明天

  澎湃新闻

  :十多年前您拍《上海伦巴》也是以赵丹夫妇的情感为蓝本,为什么这么迷恋他二人的故事? 赵丹黄宗英夫妇对您的电影道路有什么样的影响?

  彭小莲

  :有很多原因,首先就是拍这些名人,你是要得到许可,你在电影立项申报的时候,是要拿到名人的授权书。我不是一个非常善于跟人打交道的人,但是黄宗英家里是特别的。

  我本人跟赵丹没有多少接触,跟宗英阿姨接触比较多,因为那时候要拍摄“上海伦巴”,我就住到北京的小旅馆,每天下午去小西天她和冯亦代住的小屋子采访她,那时候她才70岁多一点,特别希望她还能上镜好好演一个角色。但是,直到2005年,中国电影百年纪念的时候,才有机会拍到这个片子。宗英阿姨的勤奋,她博览群书的习惯,对我一直是一个激励;特别是她写作的努力,文字里面总是凸显她的个性,这无疑对我是有很深刻的影响。

  澎湃新闻

  :片中黄宗英的采访,包括最后黄宗英说“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功就是嫁给赵丹……”那一番话是您给她的台词还是她自己的原话呢?

  彭小莲

  :不是我的台词。是在拍纪录片的时候,黄宗英亲口对我说的,我当时非常惊讶,那么独立的女性,会说这样的话。但是,这就是最真实的黄宗英。所以,我特为作为她和年轻人见面时候的台词,重新出现。

  澎湃新闻

  :片名有什么深意吗?

  彭小莲

  :“请你记住我”,是努力追回记忆的拍摄,因为记忆变得模糊和脆弱。可是,年纪却让人意识到记忆的价值。当年岁增加时,人们害怕自己的“健忘”,记忆的重要性在生命中渐渐地凸显出来。电影,当它刻上年轮的记忆时,定格在画面上的岁月,变得更加珍贵。人,原来是需要在记忆中寻找自己的明天,没有记忆的生命,似乎就看不见最后的归宿;你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。在一次次的回忆、思考和询问中,也是在阐述的过程中,对记忆有了一份新的认知。年轻时的我们,都会落入迷茫,现在敢于重新捡回记忆时,就是敢于挑战自己脆弱的勇气,生命因此变得强大一点。

  澎湃新闻

  :片中选择的几个老电影的片段,选择的原因是什么?

  彭小莲

  :赵丹从椅子上倒下了,这是他非常经典的一段表演,他不仅定格在胶片上,他定格在中国的电影史上,我觉得只要出现,我们已经会意识到老电影的价值和艺术水平,艺术的力量就表现在其中。

  澎湃新闻

  :电影里还有一条很重要的线索,是石库门的拆迁,在构思这个故事的时候,是希望设置一种实体记忆和精神记忆两者的消失,共同在电影里做一个呼应表现吗?

  彭小莲

  :最后拆迁的场面,是在看外景的时候感受到的一种悲壮。所以,我想到把它用在片子的结尾。因为,我写了很多结尾,都找不到有力的视觉冲击力。突然想到用拆迁表达,自己就被震撼了,回家赶紧把这种感觉写下来。你说的“两者消失共同在电影里做一个呼应表现”,这是影评的理解,在我拍片的时候,我总是要找到最有说服力的视觉表达。

  时空交错,让想象力飞翔一次

  澎湃新闻

  :影片里几个不同的时空,过去和当下,现实和梦境,用蒙太奇手法串联,对于这样的形式是怎么考虑的?

  彭小莲

  :我的小说、非虚构写作,一直是这样时空交错的,但是我的电影,几乎都是写实的,顺时针的叙述,甚至连闪回镜头都很少运用。但是,我更喜欢这种时空交错的感觉,因为它直接将情景和人物进入对比状态,会把故事的内涵延生。因为我一直拍低成本,这需要做很多特技,根本不可能完成,我从来就不会这样去拍摄。但是,进入数字的年代,这也是我的第一部数字电影,我就想有一次挑战,技术的问题变得简单了,就让想象力飞翔一次。

  澎湃新闻

  :第一部非胶片的故事片,和拍胶片的感受有什么样的不同?

  彭小莲

  :是的,这是我第一部数字电影。数字,因为操作的简单,很容易拍出来粗糙且缺乏个性,因为摄影机都会格式化。所以,我们就要更加小心,不要落入“简单”的陷阱里面。要非常慎重地对待,很多时候还是慎重慎重再慎重。我也参与了最后的调光阶段,看到韩国的调光师李庸基老师,是怎么一点一点给我们的影片调光,我在那里学会了很多的东西!

  澎湃新闻

  :很多年前,你已经告诉过小川绅介导演,想用纪录片的素材加人物扮演的形式来拍巴金的故事,后来那个项目没有进行下去。是不是这个想法已经在你心里跃跃欲试很久了?

  彭小莲

  :是的是的,我特别想拍一种Docu-Drama式的电影,因为故事片在结构和叙述的时候,你可以控制很多东西,并且把握住人物的刻画,删除多余的部分;但是,纪录片它本身价值,直接就定格了一个时代的特质,这是故事片怎么也达不到的境界。我就特别想拍这样一个片子,但是到底怎么拍,没有想好。现在就简单很多,当我有了想法的时候,我背上三脚架、带着5D的机器,我就可以把纪录片的部分先完成,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写剧本,去找钱。

  不要用世俗的标准定义“理想主义者”

  澎湃新闻

  :您以前写过一本书叫《理想主义的困惑》,似乎“理想主义“也一直是你喜欢表述的主题之一,这次电影里也有一个理想主义落魄女导演的形象,这是您本人的投射吗?

  彭小莲

  :理想主义,大概就是定位为,对于艺术、对良心、对于真理,执着地追求!你不要用世俗的“成功”标准来审视他们。幸福是主观的,他们的幸福也许不是你选择的,或许你也不能体验。每一个人有自己的幸福观。

  潘导演里面没有我自己的影子,当时这个角色就是想表达一种“理想主义”和现在商业化的两个人物,确定的是一个男导演。大家觉得这样和炭哥是一种重叠,所以就改成了一个女导演。后来觉得,确实女导演比较边缘,拍商业片的不多,现在很多女导演都在拍纪录片。所以就这样处理了,特别是找到了肖雄这样的女演员,她给这个人物加分很多,她就是我看见现实里的潘导演,骄傲、有教养,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的年轻,根本不像她的年纪,依然那么漂亮;但是她不会随便接片子。八十年代,她多有名啊,她的“蹉跎岁月”的电视剧放映的时候,真的是万人空巷,可是现在她的“暗淡”,让人肃然起敬。这是她自己的选择,她不屑“成功”!

  澎湃新闻

  :这个片子里讲不同时代的电影和拍电影的人,今天我们都在高歌猛进600亿的时候,好像两个电影时代有很强的割裂感,您怎么看这种割裂感和您这一代电影人的处境?

  彭小莲


分享到: 更多

更多关于“个人简历范文”的文章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