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蛋蛋实力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演讲与口才 > 口才运用 > 职场口才 > >

95后:我的职场,我做主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今年的高考刚落下帷幕,在“准大学生”期待着何时能收到心仪院校入学通知书的同时,处于毕业季的大学生和未能进入大学校园的年轻人,正忙着定位自己的职场方向。

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相比以前,近几年进入职场的年轻求职者,尤其是95后,不再像父辈那样倾向于“靠手”(进工厂)吃饭。出于追求自由、拼命赚钱、自由职业等方面的考虑,他们倾向于选择“动嘴”“跑腿”“用脑”的岗位,作为开启个人“职场副本”的技能试金石。在新的职场环境下,被人力资源行业称为“小蜜蜂”的群体应运而生。

“‘小蜜蜂’大多活跃在第三产业相关的岗位上。这些岗位通常具有工作周期短、就业灵活、按时计薪等特点。”义乌人力资源资深人士介绍,随着暑假将要来临,兼职学子也将成为“小蜜蜂”群体的其中一员。

追求自由: 凭“动嘴”解决生计问题

“我们公司本周六有一场招聘会,邀请你来参加……”

“请问本周六有空吗?如果方便的话,想请你参加周六的招聘会……”

“你上次递交的电子简历,人力资源部已查收。现在,通知你本周六来招聘会现场办理招聘手续……”

……

昨天,在义乌一家人才中介机构,话务员郑晓按照拿到的名单,逐个邀约对方前来参会。

一上午的时间,她打了40多个电话。打通电话的人里面,有些非常明确地答应来参会;有些委婉地拒绝了邀请;有些在详细询问招聘会流程后,表示到时候再说。如果名单中的人有一大半能够参会,她当天的工作可以拿到数十元奖金。

“公司给出的底薪是每天120元,工作时间是上午9点到下午5点半。”郑晓说,电话邀约目标的到场参会率越高,公司另外给的奖金就越高。

老家在湖南岳阳的郑晓,是义乌一家金融公司雇用的临时话务员中的一员。按照公司安排,她和另外两个年轻人一起,被分配到与公司有合作关系的人才中介机构来执行话务工作。昨天是她来这里上班的第五天。

2017年,郑晓从湖南一所高职院校的电子商务专业毕业后,和同学一起来义乌求职。这里数量众多的电商公司,给了她很大的选择空间。不过,在先后入职的三家公司,她最长的一次也只待了不到四个月。

“主要是适应不了加班再加班、岗位职责也不明确的工作环境。”她坦言,或许是自己对义乌还不是很了解,再加上个人技能有所欠缺,所以没能应聘到规模较大、制度较为健全的电商企业工作。但是,就她待过的几家公司来说,连双休日都要加班加点地上班,让她身心俱疲。

去年下半年,郑晓通过微信朋友圈,看到有人转发话务员临时岗位的招聘信息。她自认为声线还算优美、普通话也挺标准,于是试着前去应聘。最终,她和另一个女孩在10多名应聘者中被“东家”选中。随后,她多次受雇于房产、商超、会展等公司,从事话务员工作。视“东家”具体要求不同,她有时候只需要连续工作两三天,有时候则要工作两周。在薪酬方面,话务员的基本收入在每天110~150元不等,佣金提成和奖金就要看个人运气了。

“一开始应聘话务员,主要是为了解决暂时的生计问题。后来做得多了,感觉这份工作还是挺自由的,每天的工作时间比较固定。做完一单以后可以选择休息几天,再自行选择什么时候接下一单,都不用考虑双休日的问题。”郑晓说,比较顺利的时候,一个月的底薪加奖金有4000多元,养活自己不成问题。

按照她的计划,接下去仍会关注义乌的电商行业,等机会合适重新进入这一行。“自己学的专业如果就这么丢了,感觉很可惜。而且,这段时间也在不断说服自己,想在自由和有上升空间的职业之间寻找一个相对较好的平衡点。‘小蜜蜂’式地打临工,毕竟不是长久之计。”她说。

义乌人力资源资深从业者黄强介绍,目前,可以凭借“动嘴”吃饭的工作不在少数。除了话务员以外,还有街头促销、传单散发、兼职销售、业务推广等岗位。这些工作没有过高的就业门槛,整体工作周期也比较短,适合追求工作自由度和锻炼口才的年轻求职者。

拼命赚钱:

勤“跑腿”提升生活水平

早上6点起床,接单、送单。上午休息两个小时,在10点到下午1点半之间再次接单、送单。下午休息三个小时,在4点半到7点半之间继续接单、送单。休息三个小时后,在晚上10点半到第二天凌晨1点半之间,完成当天最后一个阶段的送餐工作——这是张达明(化名)的美团“跑腿”工作时间表。与辛苦工作相对应的,是其平均接近8000元的月收入。

作为一名21岁的年轻人,张达明拼命赚钱的劲头远超大多数同龄人。来自贵州安顺的他,是家里的老二,上面有一个已经嫁人的姐姐,下面有一个读高中的弟弟。

“出来打工,就为了多赚点钱,不拼命怎么行?”在他看来,自己没能考上大学,也没有学到一技之长,只能凭借年轻、体力好去赚点辛苦钱。按老家的生活水平,他每个月给家里寄去一半的收入,就能很好地帮父母和小弟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困难。有时候,还会接济一下家境同样不太好的姐夫和姐姐,给今年四岁的外甥买些新衣服和好吃的。这是他现在最大的幸福。

在做“跑腿”工作之前,张达明曾和老乡去过几家工厂当普工,比如电器装配员、配货打包员等。一开始,厂家承诺一个月可以休息四天,每天工作不超过10个小时,但实际情况是,每天工作时间基本上在12小时左右,说好的休息日经常性要求加班。原因是流水线生产环节稍一拖延,就会放慢下一道工序的生产时长,工人们只能通过加班来达到老板预定的完工期。工作期间,他有时候上个厕所都要连奔带跑。

“在工厂做普工也很辛苦,但拿到的月工资最多6000元左右。去年,在朋友的建议下,买了一辆电动机,转行当起了美团骑手。”张达明说,摸索了几天手机导航地图的应用方法,以及区域内各家餐饮企业的大致分布情况,他很快就适应了“跑腿”工作。

因为腿脚勤快、性格开朗、为人和善,张达明送单时很少遭遇差评和投诉。他说,做这一行之前,就有了受气的准备。有时候商家生意比较好,不能及时交单,或者路上比较堵,甚至送错单,难免会让顾客不满。遇到这种情况,多向顾客陪笑脸、解释一下原因,大多数人会表示理解。

除了收入比较高,“跑腿”工作吸引张达明的另一个地方,是碎片化的自由时间比较多。心情不好的时候,他会给自己放一天假,或是在休息时间去看场电影,要么抽空和父母打电话聊聊家常。

对于今后的生活,他打算先努力赚点钱,然后回老家和父母开一间小超市。假如一切顺利,他还打算让姐姐辞去在工厂的工作,来帮他一起做小生意。

据义乌人力资源从业人士介绍,受第三产业转战互联网平台影响,近几年活跃在义乌的年轻求职者,有不少人退出了普工岗位的求职序列,转而在外卖、快递等“跑腿”岗位就业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更多关于“职场口才”的文章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